当前位置: > 新机快讯 >

男子四步连环计连骗多个女孩

发布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日期:2018-02-07 11:08 浏览()

  小爱在警方上说,她从小失去母亲,由父亲辛苦拉扯长大,不久前父亲得了重病,急需钱治疗。她学历很低,在杭州一直没找到合适工作,连房租都要交不起了,她急着找到一个快速赚钱的方法。

  案发前两个星期,她在网上搜到一个“会所招聘”的QQ号,对方自称负责杭州一家大型会所的公关招聘,如果只陪女客人,每小时报酬100元。男女客人都陪每小时200元。

  小爱和对方相约见面。对方就是孙,他和小爱见面时,自称郭××。小爱回忆,“郭××”左手臂上有个明显的刺青,看着很有江湖气。“郭××”说能把她介绍进娱乐会所工作,工作轻松收入丰厚,一天能赚好几百元钱。

  小爱当时身上只有300元钱,和一只普通型号的诺基亚手机。她后来说,听说可以短时间内赚很多钱,她很高兴,对“郭××”很信任。

  今年六七月间,孙以介绍人进入会所为由,对至少3个年轻女孩进行“开房培训”,“培训”完之后,又要带女孩去会所上班,告诉她们会所不能带私人物品,让她们把随身财物寄存,趁其不备把东西偷走。当女孩发现被骗后,要求他把东西还回来时,他马上换一副,告诉女孩“我了视频,要的线日曾报道)

  “郭××”对小爱说,会所上岗前必须培训,具体事项可以开个房再详聊。他让小爱在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附近找了个小旅馆,开个房间。小爱依言照办,两人一起去开房,开房的钱是她付的,80多元。“郭××”说,开房的钱属于“培训费”,先由姑娘垫付,被会所录取后,可以报销的。

  开好房后,两人一起进了房间,小爱问“郭××”培训内容是什么?“郭××”神秘地说,这是上岗前必须的培训,一般都是要收费的,但是他觉得小爱是可造之才,他可以免费给她培训。

  “他说着说着,就开始摸我……”小爱说,她觉得不对,开始,但是“郭××”很严肃地对她说,培训就是这样的。

  “郭××”做小爱的思想工作,他说,在会所工作难免被客人摸来摸去,这都是工作需要,想赚大钱这点小是必须的。

  “郭××”装模作样,摸来摸去之后,又说,如果小爱陪他一晚,他能让她当会所的领班,工资很高,每小时有300元钱,而且第二天就能上班。

  了解情况后,让小爱在网上继续联络“郭××”,答应他的要求,约他当晚在四季青服装市场附近交易。

  “郭××”就是孙,孙身高约1米7,皮肤白皙,五官清秀。他交代,6月下旬以来,用这样的手法骗了好几个女孩。

  警方目前已经查实的有三起,程序都是一样的,都是先从网上认识女网友,然后开房“培训”,再以寄存为名偷走女网友财物,最后用视频。

  孙说,自己本来在一家货运公司打工,但待遇很低就辞职了,辞职后,经济窘迫,加上新交了女朋友,开支更大。

  法庭上,孙说自己辞职后去酒吧玩,随便跟人说自己是一家会所的职员,负责招聘公关,酒吧里竟然有人相信了,还让他帮忙介绍工作。这他想出了一条连环计。

  “我骗的女孩子里面,只有第一个是真的拍了视频,其他的都没有拍,我都是说出来她们的。”孙在法庭代。

  第一个被骗的女孩网名叫“乐乐”,21岁,外地人,在杭州打工。她经济条件不太好,想出来做兼职多赚点钱。

  6月下旬,她被孙以培训为由骗去多次开房,房费也都是她出的。孙偷偷用手机拍下了他俩的视频。

  之后,她要孙带他去会所上班,他要么说时间太晚了进不去了,要么说风声太紧不能去上班,百般推托。(警方后来查明,孙的这几天,都是他在和其他女孩子开房、周旋的时间。)

  6月26日晚,他告诉乐乐要带她去上班了,他让乐乐把手机寄存在火车站。他支开乐乐,偷走了这部HTC手机,逃离现场。

  第二天,他在QQ上联系了乐乐,乐乐让他把手机还回来,他不肯,反而拿视频做,要乐乐拿2000元钱出来。乐乐在中说,她看到孙发来的视频截图,非常慌张,不敢报警。但她没钱,所以也没有再多理会。

  但此后,孙次次都以视频为由,其他女孩,不过因为种种原因,都没有成功。这些女孩都在20岁左右,长得非常漂亮。

  检察官,孙多次趁人不备将财物窃走,财物共计价值3046元,涉嫌盗窃罪。并且他以手中持有视频为由,趁机向人财物,均因意志以外的因素未能,又涉嫌罪。

  “偷东西我认的,但是我没。”孙说自己所做的一切就只是为了偷东西,会所招聘的谎言也只是为了取得对方信任,方便下手偷东西。

  “那你们的QQ聊天记录怎么解释?这么多份聊天记录,都清清楚楚写着你在向这些女孩子要钱。”检察官反驳。

  “培训”结束后,两人分开,小爱回租住房等录取消息。几天后,“郭××”约她在城站火车站见面,说她已经被录取了,马上可以上班。

  看到小爱拎着一个包,“郭××”说:“工作地方不能带私人物品。”他让小爱先找个旅馆把东西寄存一下,然后再去上班。

  小爱等了半个多小时,不见人影。回到旅馆一看,包不见了,手机和300元钱也不见了。服务员说,“郭××”刚刚回来过一趟,东西是他拿走的。

  没想到,报警后她在网上又遇见了孙,她让孙把手机还给她,孙反倒恶狠狠地告诉她:“那天晚上我和你的事情,我都拍下来了。”他说,自己趁小爱去上厕所时,在房间里装了摄像头,拍下了视频。现在,他要把视频传到网上,想要拿回视频,她必须拿1200元钱来换。

  小爱吓蒙了,再三哀求,说之前拿走的手机和钱她都不要了,只当买个教训,求“郭××”不要把视频放到网上。

分享到